淘氣de☆猪

【莱贝】风扇的正确使用方法15

残雪落夜:

人类……真的会爱上扇仙吗?

贝特躺在莱纳的床上,整个人缩成一团躺在床的一角,紧张地一动都不敢动。

莱纳就躺在他身后,他显然也是能理解贝特的紧张,并没有冒冒失失的过来搂住贝特——尽管有一阵子他抖得厉害,但莱纳也只是靠近了一些,没有做出过分的动作,或许他也是在犹豫着吧。

夏日的热气已经渐渐退去了,背后莱纳散发出的些许热气让贝特莫名的觉得安心——照理说扇仙本不应该受到温度的影响才对。

到底要怎么回应才好呢?虽然被主人喜欢很令人高兴,但是毕竟……根本不是一个种族的吧?原本扇仙出现在人类面前就已经很不对了,这样发展下去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尤其是在听过马可的故事之后,贝特感到更加不安。

手臂一直在疼,就好像被什么腐蚀了一般,贝特按住自己的手,所接触到的皮肤如同砂砾一般粗糙。

借着月光,贝特仔细地看着自己的双臂,纤细的如皮包骨般的手臂上,遍布着些许细小的、灰色的颗粒,如同锈迹一般。

虽然一直强调自己还能用,但看样子还是锈掉了呢……

贝特甩了甩手臂,有些沮丧的翻过身去,却猛地撞到莱纳胸膛上,他有些慌乱的抬起头,却发现莱纳已经睡着了——那是当然的了,扇仙是不需要睡觉的,所以他自己胡思乱想到大半夜也没有注意到。

贝特稍微松了口气,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失落感,要是能和莱纳谈谈话就好了,他不由这样想着,想听到莱纳的声音,想看到莱纳看着自己时的表情……

贝特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就这么盯着莱纳的睡脸,一直到了天亮……

 

“你是谁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家?”

小小的男孩仰起头,看着面前有些惊慌失措的高大男子,咄咄的逼问道。

“说啊?哦,你该不会是小偷吧,想要偷我家的东西?”

有着松子一般分层发色的男孩故作成熟的眯起眼睛,问出自以为严肃的话语。

“不、不是这样的,”男子也被他这样的话问得措手不及,脸上呈现出些许无奈的笑容,温和的解释道,“我是你的幻觉而已,现在闭上眼睛,你就看不到我了。”

男子用带着哄骗的声音说道,不过男孩却一点都不给面子,反而更加睁大了眼睛看着男子那张长了些可爱雀斑的圆圆脸庞。

“你以为我很笨吗?要是我闭上眼睛,你立即就从那扇窗户逃走了!”

男孩指着一旁打开的窗户,理直气壮的说着,完全忽略了这里是三楼的事实。

“但是这里是三楼啊,就算我再怎么快,也逃不掉的吧?”

男子就像大人对小孩子解释高深的东西一样有耐心的指出男孩的错误。

“总之你会逃跑的!我必须……对了,奇兹尼(kitsune)!”

男孩提高了声调要叫保姆过来,男子手疾眼快的捂住了他的嘴,将他抱在怀里。

“不要叫更多人来了……那么就告诉你好了,但是要跟我约定好不告诉别人,好吗,让?”

尽管是这样奇怪的要求,但由男子说出来似乎就变得让人容易接受了,男孩安静的看着男子,根本没觉得男子会知道他的名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我是扇仙,风扇的妖精。”

 

“起床了,让,再这样下去的话要迟到了哦?”

床上的青年费力伸出只手来,一把抓住床前的手机,快速摁了几个键,温柔且低沉的男声便戛然而止。

头发像松子一样分层的的男子从枕头上抬起头来,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窗外却发现太阳已经升得高高的。

“唔……要迟到了……”

让自言自语着,只是平常的陈述句,语气里没有任何的焦急。

“好像是很重要的人的电话,到现在都不接真的没关系吗?”

让还在发呆的时候,突然,温柔的男声再度响起,这次让比较清醒了,他有些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像是抓不对盘人的衣领一样抓起手机,接了电话。

“你还真是不会亏待自己啊,我们都在这里忙得要命,你却还没有出现。”
“是你啊,难不成是因为被利威尔先生抓到迟到,所以打电话给我吗?”

让对电话另一面的人冷嘲热讽,说到不对盘的人这不就来了吗,这个叫艾伦·耶格尔的理想主义者加热血笨蛋,虽然是他手下的员工但也总是没大没小的——不过因为两个人是大学同学,让也就没有多计较。

“我很快就赶过去,就这样。”

让扣上了手机,仍未回过神来般愣愣的看着手机。

“切,傻帽。”他突然笑了一声,拎起衣服跳下床去了。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坐了一天脑子都是空的……简直太可怕……

于是这文是要转到马让线的节奏吗……

评论

热度(11)

  1. 小丹丹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Orange~.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
  3. 淘氣de☆猪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
  4. 俩人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